主页 > L泰生活 > 直击东京「未来的未来」建筑展,与自然系建筑师藤本壮介来场未来 >

直击东京「未来的未来」建筑展,与自然系建筑师藤本壮介来场未来

时间:2020-07-26 编辑:


说起藤本壮介这位日本建筑师,台湾读者首先想到的,或许是之前「台湾塔」的争议。凭着前卫建筑概念闻名的他,其实是个不折不扣的「自然系建筑」拥护者,他不但企图在「自然」与「人造物」的狭缝间探索崭新的建筑形式、也总保有实验的精神。

继之前伊东豊雄、丹下健三的展览,位在东京的 Gallery MA 艺廊最近正展出藤本壮介的「未来的未来」展(Future of the Future),并一口气呈现藤本壮介 15 年来所累积的众多试验与 Try and Error,其中许多展品甚至还是不完美的建筑模型。不过到底此展有多实验性,竟能让日本特派员越看越觉得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就让我们直击展览现场一探究竟吧!
直击东京「未来的未来」建筑展,与自然系建筑师藤本壮介来场未来
藤本壮介虽然才 40 岁出头,但他的前卫建筑风格早已风靡欧美建筑界,尤其 2013 年他受邀为伦敦蛇型艺廊打造夏日展馆,不仅是历届受邀建筑师中最年轻的一位,也让他与前几届的 Frank Gehry 及 Zaha Hadid 等建筑宗师并列齐名。(Photo credit:Jim Stephenson)

「建筑,就是将过去、现在与未来连结的存在。」

现正于日本东京展出的「藤本壮介──未来的未来」展览中,日本建筑师藤本壮介(Sou Fujimoto)留下这样一句注解。而这位在日本国内深具人气、在海外各地执行多项建案、并有着「日本前卫建筑新锐」之称的藤本壮介,可是被喻为继安藤忠雄、伊东豊雄、隈研吾之后最受注目的建筑新秀之一。
直击东京「未来的未来」建筑展,与自然系建筑师藤本壮介来场未来
藤本壮介认为建筑只是人造物,必定得与自然产生关係,他又认为森林即是自然,因此他着手的许多建筑案,通常有着森林般的建筑意象与尺度。例如最图中位于东京郊区的《House NA》,便创造出宛如大树般立体的生活场域,错落的立方空间中,让居住在其中的人像是生活在树屋一样。(Photo credit:Yuri Palmin)
直击东京「未来的未来」建筑展,与自然系建筑师藤本壮介来场未来
这座《Bränden》候车亭,则是藤本壮介位于奥地利的「BUS:STOP」计画,他以钢铁及原木打造一片白树林的景象,也让候车民众多了宛如爬树般的登高乐趣。(Photo credit:Sou Fujimoto)

对藤本壮介稍有研究的建筑迷都知道,他的设计概念向来前卫实验,并凭着「宛如森林的自然系建筑」立足于建筑界;但反观他早期进入日本建筑圈的过程,却是相当高调且不自然!

话说在 2000 年的青森县立美术馆设计竞图中,藤本壮介以个人名义参加,并在 393 件设计案中脱颖而出,他打败许多知名建筑事务所不说,还一举拿下第二名的成绩。虽然最终无法成功落实藤本壮介的设计概念,但当时审查委员的评价极高,让不跟从任何一个大师学派的藤本壮介,以非常华丽且引起骚动的注目下进入日本建筑界。不过接下来的 15 年发展中,藤本壮介也不负重望交出许多傲人成绩。从私人住宅到公共建设超过 100 件以上的建筑设计案中,可以看见他对于建筑与人、与空间、与自然之间的有机连结与和谐状态。
直击东京「未来的未来」建筑展,与自然系建筑师藤本壮介来场未来
「未来的未来」建筑展共展出藤本壮介约 100 件的建筑模型,并散布在 2 层楼空间大的展场中,每件作品皆呈现藤本壮介对于建筑未来发展的实验、省思与愿景(Photo credit:Show.D)

而现正于东京「TOTO Gallery Ma」艺廊展出的「藤本壮介──未来的未来」展览,便是将藤本壮介过去与现正进行中的建筑模型,一次摊开在大众眼前。于是从只能抬头观望的建筑量体,变成低头俯视、甚至以各种角度观察的建筑模型与装置,搭配上藤本壮介状似呢喃的短语说明,在这些看似前卫而且超乎想像的模型之中,令人更贴近藤本壮介的建筑哲学与创作过程。
直击东京「未来的未来」建筑展,与自然系建筑师藤本壮介来场未来
「建筑究竟是一股流动,抑或是流动的速度?」「该如何处理各式各样的曲线流体呢?」展览现场的作品说明中,藤本壮介提出许多对于建筑本质的思考与疑问,也让参观民众在欣赏作品的同时,一窥藤本壮介在众多实验与实践中,所构思出的建筑想像。(Photo credit:Show.D)
直击东京「未来的未来」建筑展,与自然系建筑师藤本壮介来场未来
为了试验光线与空间的自然关係,藤本壮介运用一只透明塑胶袋,透过展览现场的灯光照射,构筑出未来建筑的可能性。(Photo credit:Show.D)
直击东京「未来的未来」建筑展,与自然系建筑师藤本壮介来场未来
展览现场也出现了原本计画在台中建造的《台湾塔》模型,不过如今《台湾塔》因预算超标不盖了,远在台湾的读者也只能望「模型」兴叹了!(Photo credit:Nacasa & Partners Inc.、Show.D)

不过,千万不要以为这是藤本壮介集结 15 年来的成果展。在展览的论述中,他非常诚实地坦白,这些展品并不是完美的建筑模型,也不是他最受讚扬或得奖的作品,其中有大部分是他这些年来累积下来的「Try and Error」。

例如在展览的 3 楼展间,你会看见一个竖立的透明塑胶袋、也会看见一丛胡乱堆叠的纸藤、或是超越重力的旋转迴圈模型,就在你觉得这位建筑师是不是疯了之际,突然读到他的注解(又像是笔记),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些作品都是藤本壮介对「未来建筑」的各种尝试与可能性。好比说空间与光线的映射、建筑的流动感…等等表现,这些与建筑息息相关的人类生活演进,以及自然存在的阳光、空气、水,通通都在藤本壮介的诠释与解读下,一一成为展览现场的「实验模型」。
直击东京「未来的未来」建筑展,与自然系建筑师藤本壮介来场未来
直击东京「未来的未来」建筑展,与自然系建筑师藤本壮介来场未来
直击东京「未来的未来」建筑展,与自然系建筑师藤本壮介来场未来
直击东京「未来的未来」建筑展,与自然系建筑师藤本壮介来场未来
走进 4 楼的展间,进入眼帘的一座座整齐划一的展台立架,上面陈列着以日常用品创作的类建筑装置,例如开启的立方纸盒,又或是胡乱接在一起的晒衣夹,让人在展场中看得丈二金刚摸不着脑袋,不禁暗自思索,这究竟是藤本壮介的抽象艺术创作,还是关于未来建筑的想像伏笔。(Photo credit:Nacasa & Partners Inc.、Show.D)

看完 3 楼的作品,我们再继续上楼走进另一处展览空间(下图)。墙面上环绕的是这些年将藤本壮介推上前端的建筑实景照,中央一个接着一个排列的,是烟灰缸、互相夹在一起的晒衣夹、扭曲的保特瓶……各式各样的生活用品。在笔者感到发噱之余,才惊觉原来这就是藤本壮介观看世界的方式。每一个我们现在所熟知的形体,都可能加以运用,不论是局部或是全体,不论是保持原貌或经过扭曲,这是现在的他在探索「下一个时代的建筑未来」的思考过程。

逛完展览后,相信许多人不是带着满脑子的问号步出展场,就是带着满满的思想收穫回家。或许在创造建筑的偶然性与必然性之间,藤本壮介更希望能在「人造物」与「自然」的夹缝间直视建筑的本质,更让建筑在持续进化的同时,串联起人们的过去、现在与未来。
▌藤本壮介
1971 年出生于北海道。东京大学工学部建筑学科毕业后,于 2000 年设立藤本壮介建筑设计事务所。从 2005 年开始,连续三年赢得被视为年轻建筑家迈向国际舞台之重要指标的 AR Award (Architecture Record Award),一跃成为国际瞩目的建筑新秀。2008 年获 JIA 日本建筑大赏与 World Architectural Festival 个人住宅部门最优秀赏。2009 年获《Wallpaper》杂誌设计奬,2010 年获得 Rice Design Alliance 的年度Spotlight 奬。曾着有《原初的な未来の建筑 Primitive Future》、《建筑が生まれるとき》(中文版「建筑诞生的时候」)、《藤本壮介読本》等书。
直击东京「未来的未来」建筑展,与自然系建筑师藤本壮介来场未来
以设计洞见未来,掌握全球设计与建筑的趋势脉动。

  猜您喜欢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