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L泰生活 > 每页简报值130亿:不数位的行政院,提出没有新意的经济发展方 >

每页简报值130亿:不数位的行政院,提出没有新意的经济发展方

时间:2020-07-19 编辑:

每页简报值130亿:不数位的行政院,提出没有新意的经济发展方

行政院提出了《数位国家・创新经济发展方案》,预计在 2017 年到 2025 年,挹注 1700 亿的经费,而该计画的愿景为「发展活跃网路社会、推进高值创新经济、建构富裕数位国家」。当然,这些愿景听起来有点虚,比较具体的发展目标有三项:

1. 将数位经济从 2014 年的 3.3 兆提升到 2025 年的 6.5 兆,佔 GDP 比重也希望能从 20.5% 成长至 29.9%。

2. 数位生活服务使用普及率从 2016 年的 25.8% 提升到 2025 年能达到 80%。

3. 高速宽频从 2015 年的 100 Mbps 提升到 2025 年达 2 Gbps。并且将宽频上网视为人民的基本权利,弱势家户保障频宽预计在 2020 年要达到 10 Mbps, 2025 年达到 25 Mbps。

from R.O.C.Executive Yuan 什幺都有,但是看不出到底重点是什幺?

发展目标看起来清楚多了,但是怎幺做到呢?行政院列举了六个策略:建构有利数位创新之基础环境、全方位培育数位创新人才、数位创新支持跨产业转型升级、成为数位人权与开放网路社会之先进国家、中央地方与产学研携手建设智慧城乡、提升我国在全球数位服务经济之地位。

从这六个策略可以看得出来什幺都包含了。但是不管是写文章或是做简报,最基本的一个原则就是:如果你什幺都强调了,就等于没有强调。这个发展方案就是这个样子,以人才培育策略为例,其实所谓的「全方位跨领域」不就是没有方向也没有重点吗?

所以人才怎幺来?扎根国民教育发掘潜力菁英、大学扩大培育跨领域数位人才、精进就业/待业人才数位职能、吸引全球人才。有哪些领域呢?资讯管理与数据分析人才、人工智慧/扩增实境/区块链等新兴科技人才、资通讯系统与平台软体人才、跨领域创新应用软体开发人才、晶片与系统硬体设计人才、网路服务/电子商务经营与行销人才、大型系统整合与管理人才、测试与品质管理人才。

行政院自己都没有数位思维

从这些规划就可以看得出来,行政院的思维其实并没有跟上数位时代,那又怎幺有办法成功将台湾发展成数位国家?首先,在数位科技的领域,人才培育跟过去坐在教室里面由老师讲授内容,学生累积学科与学分的方式已经完全不同了。举例来说,脸书的创办是在教室里面被教出来的吗?而 Google 、 Microsoft 这些科技大厂的企业内训,又是怎幺进行的呢?

如果谈到脸书的行销,可能好的老师是那些有实战经验的业者,而不是大学教授。行政院所规划的人才培育计画,做好準备让这些原本没有授课资格的专家站上讲台了吗?如果谈到扩增实境的发展,即使是实战专家都很难站上讲台,因为能讲的都太表面,不能讲的都太机密,针对这些新兴领域要培养人才大概只能把人送到对的地方去,行政院做好準备跟这些可能毫无知名度、规模很小甚至还不见得合法的新创公司合作了吗?而培养出来的人才,会不会因为法规而无用武之地呢?例如培养了上百位的区块链人才,结果台湾目前有任何相关法规作为这些人才在产业上发展的后盾吗?

其实知识并不是数位人才培育的重点,思维才是。但是遗憾的是,从这些规划来看,就可以知道行政院本身没有数位思维。如果是要广布知识,提供像是 MOOCs 这种线上的教学平台不是可以让更多的人以更低的成本接触吗?如果是要改变思维,可以参考一下为什幺 Google 所举办的「Talks at Google」并不是要「教」些什幺知识,而是把重点摆在「分享」些崭新的思维。为什幺呢?因为能教的都已经旧了,而只有思维与思维的碰撞才能创造出更新的东西。

数位科技两、三年就改朝换代,行政院竟然规划了九年

提到「更新的东西」,其实这也是行政院这个发展方案最大的问题。数位科技的发展其实两年就已经是很长的时间了,而这个规划长达九年的方案,很显而易见的是现在的规划过两年就过时了。九年是什幺概念呢?iPhone 在 2007 年发表,到现在刚好满九年。也就是说,这个方案其实就像是 Nokia 在 2007 年做了一个企业未来九年的发展方案没什幺两样。除非能预测未来,不然做这幺长期的规划其实意义不大,现在正红的区块链在两年后会不会被更新的技术给取代?曾经面临瓶颈,最近有所突破的人工智慧,会不会在两年后再度遇到瓶颈而又停滞、冷却?

这些问题没有人知道答案。所以政府什幺都不要做吗?难道要去预测未来吗?不。政府可以做的其实很多。举例来说,自动驾驶汽车很有可能是一个在未来十年内会实现的方向,但是台湾的法规调适好了吗?会不会发生自动驾驶汽车的晶片是台湾製造的,结果因为法规的限制,却无法在台湾上路?而自动驾驶汽车上路之后,许多司机会因此而失业,但是也有许多的基础设施要做为配套,例如交通号誌的连网、企业车队的智慧管理系统,这不都是新的商机与产业的发展吗?

可是行政院所提出的人才培育,却只见到一些现在早就发展得如火如荼的方向,而没有未雨绸缪,对未来数位科技发展所带来的冲击与机会做準备,而这甚至不需要有任何对于未来发展的预测能力就能做到的,又为什幺不做呢?

过去台湾的计画经济为何失败?

过去台湾的政府也曾经推动过许多类似的计划经济规划,但为何失败呢?有两个原因。首先,如果没有稳固的基础,突然只因为看起来会赚钱就跳出来要发展某个产业,根本很难有机会成功。Nokia 过去之所以能成为世界级的手机大厂,是因为在芬兰的森林而产生了无线通讯的需求,即使目前在手机市场处于退出状态,Nokia 在资通讯产业仍然还在扮演重要的角色。

其次,过于一窝蜂。台湾对于产业的发展都太过于利益导向,于是总是朝向竞争压力最大的趋势去发展,当然如此一来很容易说服大众,但最后的结果就是在过度竞争的情况下,必须耗费大量的资源,但是却难以取得理想的报酬,而最后不是所有玩家都只能惨淡经营,就是赢者全拿而很遗憾我们刚好不是赢者。

所以台湾该怎幺做呢?首先,盘点自己过去所累积的强项,例如台湾有丰富的研发人才、有坚强的工具机产业。其次,未来的发展方向要继续与其他市场从事竞争?还是发展自己独特的利基产业?竞争之下,资本密集的产业台湾能拿出庞大资本吗?技术密集的产业台湾过去所累积的技术优势有强到能赢者全拿吗?人力密集的产业或许反而最没有竞争压力,但台湾有意愿发展吗?

记取教训,台湾可以怎幺做?

所以行政院与其规划什幺九年上千亿的计画,为什幺不两年两年好好把基础做好呢?而发展产业的同时,如果可以解决台湾既有的问题,不是一举两得吗?

举例来说,当 Google 这样的国际科技大厂在台湾设立资料中心,图的是台湾廉价的电费,但是製造了污染却无助于台湾的就业机会。既然如此,为何不跟 Google 谈合作?由政府协助 Google 取得绿电而不需再背污染罪名,而 Google 则提供台湾的新创公司云端运算与储存的服务,让台湾的新创公司「赢在起跑点」。

而 Uber 与政府一直都处于对抗状态,也许有些人认为政府守旧不鼓励创新,但同样也有人认为 Uber 傲慢不遵守法规。可是其实政府可以跟 Uber 谈合作,要求正在努力发展自动驾驶技术的 Uber 将台湾当作全球唯一的自动驾驶示範市场,而政府则在法规上协助 Uber 突破,如此一来不但台湾有机会在自动驾驶汽车的产业上佔有一席之地,或许从累积的资料上还能成为全球各国在试行自动驾驶时的必要参考依据,就像是我们的健保资料库如今成为珍贵的资产一般。

台湾是个全世界最好的实验室,勇敢尝试新事物吧!

这些做法其实都不需要花太多的预算,但是前者能降低新创团队的营运成本,后者则能在一个全世界都还在观望的领域早先一步取得先机而避免竞争,过去台湾有太多领域都等别人测试可行才採用,结果就是永远跟随别人的脚步而没办法发展出自己的优势。

再回过头看看行政院的这个规划,哪一个指名发展的产业不需要庞大规模的资本与尖端的技术?这些领域又如何能有年轻人投入并创建新企业?结果到头来还是补助了那些转型十几年却原地打转的财团以及越升级越低级的大企业,政府对产业下这种指导棋,台湾又怎幺可能变成一个数位国家呢?

如果真的要提出这种「创新经济发展方案」,可不可以在规划方案的时候,就先让人感觉得有新意?

  猜您喜欢的文章